行業要聞
今年“一帶一路”能源合作解讀
POST TIME:2017-03-24

“一帶一路”戰略構想自2013年提出以來,在我國和沿線國家的共同努力下一直在穩步推進中。我國高度重視這一構想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,2017年重點工作任務之一就是要“紮實推進‘一帶一路’建設”。

作爲“一帶一路”戰略構想的重點領域,能源合作對于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意義重大。2017年,我國將在能源互聯互通、産能走出去以及多邊能源合作上給予更多政策和資金扶持。

第一,加強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,推動能源運輸短距化。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,“一帶一路”建設要加快陸上經濟走廊和海上合作支點建設,構建沿線大通關合作機制。3年多來,我國一直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積極推進能源基礎設施建設,使能源輸送網絡互聯互通,推動能源網絡快捷、暢通,實現區域內能源生産與消費的短距化。

通過資金扶持和項目合作,我國積極參與並推動沿線國家鐵路、公路及油氣管線等能源基礎設施的規劃、改造與升級。我國分別發起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設立絲路基金,爲沿線國家基礎設施、資源開發、産業和金融合作等有關項目提供融資支持。目前,亞投行已批准的9個項目中,有4個是能源項目,涉及能源管線及輸電網絡建設、化石能源發電技術合作、水電設施建設升級等領域。絲路基金的中巴卡洛特水電站等項目也在順利開展。3年多來,我國在海外簽署和建設的電站、輸電、輸油和輸氣等重大能源項目已達40余個,涉及19個沿線國家。通過陸路與管道建設齊頭並進、能源輸送通道互聯互通,2017年我國將爲本區域打造多條能源轉運線路和網絡,爲能源輸送提供堅實硬件條件。

積極推動能源供給板塊化,進行能源網絡並聯。我國規劃的陸上油氣管線中,中俄、中亞、中緬油氣管線已經建成並開始輸送油氣。2016年制定《中蒙俄經濟走廊規劃綱要》中還提出,建設一條過境蒙古國的中俄西線油氣管道。同時,我國積極推動陸上經濟走廊和海上合作支點建設,打造中蒙俄、中國—中亞—西亞、中國—中南半島等六大經濟走廊,與馬來西亞、斯裏蘭卡、巴基斯坦、埃及、以色列、希臘等10多個國家進行港口合作。雙管齊下共同建設通暢安全高效的運輸大通道。

隨著能源基礎設施的不斷改造升級,合作平台的建立,以及合作機制的完善,東亞、中亞、東南亞將形成若幹個次區域能源合作板塊。這些板塊若再進一步實現聯通,將組成一個巨大的全區域性能源輸送網絡。基于能源網絡互聯互通,區域內國家未來將在共同維護輸油、輸氣管道等運輸通道安全方面加強合作,實現能源生産與消費國互保,形成區域能源互聯互通。

第二,深化國際産能合作,實現優勢互補。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強調,2017年要重點深化國際産能合作,帶動我國裝備、技術、標准、服務走出去。目前,“一帶一路”上相當多的國家電力等能源比較缺乏,而我國在能源裝備制造、能源項目運維、能源人才儲備、能源前沿技術研發以及資本積累等領域具有優勢,特別是在特高壓、核電、新能源等技術領域處于世界領先地位,在電力、鋼鐵及基建等領域也存在産能過剩問題。在“一帶一路”框架下,我國可以通過爲沿線國家提供所需的電力、基礎設施、交通方面投資與技術合作等釋放産能,與沿線國家和地區實現優勢互補。

近幾年的沿線合作項目中,我國産能“走出去”態勢愈加明顯。例如,國家電網公司承攬了埃塞俄比亞、波蘭、緬甸、老撾、巴基斯坦等國骨幹電網項目,將電工裝備出口到沿線幾十個國家,建成中俄、中蒙、中吉等10條跨國輸電線路,並超前開展非洲電網投資規劃布局和新能源開發。我國近年還與俄羅斯、哈薩克斯坦、巴基斯坦、伊朗等國家開展合作,推動我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走出國門。

第三,搭建國際能源合作對話平台。今年5月,我國將在京舉辦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峰論壇。李克強總理已強調,“要高質量辦好該論壇,同奏合作共贏新樂章”。此次論壇是我國搭建區域多邊能源合作對話平台,推動區域多邊能源合作機制化的一次良好契機。

作爲擁有重要地緣戰略影響的大國,我國不僅在亞洲能源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,更應搭建好多邊對話合作平台,以此爲起點與相關國家共同參與區域能源治理,增強我國在能源貿易定價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。

“一帶一路”沿線能源安全已經由傳統的能源資源供應和運輸安全,進一步轉向包括供應、需求、運輸、市場、氣候變化等多領域、多層次的能源安全。我國可利用多邊能源合作平台積極倡導能源安全合作,在相應能源合作機制合作中,促進非傳統安全問題應對、綠色能源網絡建設、能源技術交流與轉讓等議題的設置和探討,推動能源安全合作形成創新性國際話語和工作路徑。